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拉乌苏的博客

读书阅报下棋听曲观山水,饮酒品茶摄影看球写杂文

 
 
 

日志

 
 

庄子·逍遥游补充阅读  

2017-09-02 11:13:26|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内篇·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 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 ,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 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 ,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 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 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 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 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 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 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 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 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 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 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 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 ,且适南冥也。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 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其自视也,亦 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 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 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 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 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 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 ,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许由曰:“子治天下,天 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 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 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返。吾惊怖 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大有径庭,不近人情焉。”连叔曰:“其言谓 何哉?”“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 ;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 ,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连叔曰:“然,瞽 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 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犹时女也。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礴万物以 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 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粃糠,将犹陶铸尧舜 者也,孰肯以物为事!”

    宋人次章甫而适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

    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杳 然丧其天下焉。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 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 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 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 之曰:‘我世世为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 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 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澼絖,则所用之 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 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臃肿而不中绳墨, 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 众所同去也。”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 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今夫嫠牛,其大若垂天 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 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 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参考译文】

    尧帝是古时的好帝王,在位多年,政治清明,天下 安定。他虽然是帝王,对人却很谦和,又具俯察民意。听 说民间有个贤士,名叫许由,隐居在箕山上,便派人去 请许由来,准备当面把帝位移让给许由。

尧帝对许由说:“好太阳出来了,圆月亮出来了,还 在日日夜夜燃烛照明。设若你是烛火,难道不觉得太丢 脸了吗?及时雨下了,还在引池水灌庄稼。设若你是水 池,难道不觉得白白浪费吗?许先生啊,你在民间,影 响远播,致使天下安定。我坐在帝位上,装扮神主似的, 枉自享受拜祭,感到万分惭愧。现在,请允许我把天下 交给你治理吧。”

    许由说:“你治天下多年,早就治理好了。现在要我 来代替你,这是你的想法。可是,我来代替你,图个什 么呀?图名吗?名都是外来的宾客,实才是内在的主人。 你要我扮演有名无实的虚假的宾客吗?林木虽多,桃雀 只巢一枝。河水虽多,鼹鼠只饮满腹。天下这东西,给 我也没用。请回去休息吧,君王。炊事员罢工了,神职 人员也不至于下厨房呀。

    楚国著名隐士接舆先生,曾经唱《凤歌》笑孔子想 当官,又曾经假装疯病,逃避国王的聘角,随后就带着 贤妻到处流浪,修仙学道去了。有个肩吾先生,也是学 道的,去拜访接舆,恭听他的奇谈怪论,感到吃惊。

    事后,肩吾先生对道友连叔先生说:“接舆的谈论, 听了莫名其妙。一是大而无当,也就是说,海阔天空,找 不到任何资料来印证。二是往而不返,也就是说,通篇 假设,找不到任何事实来检验。他一开口,滔滔不绝,骇 人听闻,就像黄河汉水没完没了哟。所谈论的内容太偏 颇了,不合常情。”

连叔先生催问:“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呀?”

    肩吾说:“接舆说,缥缥缈缈姑射山,神仙居住在山 间。肌肤莹润又洁白,似冻脂,似凝雪,容貌漂亮又脱 俗,体态婉奕又柔弱,仿佛处女在闺阁。饥了吸风,渴 了饮露,不吃人间五谷。乘云飞腾在天空,驾飞龙,游 遍南北西东。意念专注发神功,能使万物免灾害,人长 寿,年长丰。以上这些是接舆的原话。我看他是狂人,不 可信哟。

    连叔说:“是呀。瞎子不能看美术,聋子不能听音乐。 眼睛瞎,耳朵聋,当然是残疾;智力瞎,慧根聋,同样 是残疾。这些话我也是针对你而言的,老兄。接舆的那 番话,你可以不信,但是我信。有那样的神人呀,有那 样的神德呀,他将统筹万物,使其同归大道,协和成一。 天下大乱了,人人都祈祷,他不能一件件做完天下事,那 样他会累垮。他要做的是不露形迹的统筹万物,使其同 归大道,协和成一。有那样的神人呀,任何外物都没法 伤害他。洪波涨齐天了,淹不到他。天大旱,金石熔成 液态,土山烧成焦(火胡),烤不热他。他是神人,品质非凡。 老实说吧,附着他身上的一星星碎屑,一点点微渣,也 能陶冶出尧啦舜啦这样的好帝王。既然如此,他就不必 一件件做天下具体的琐事了。接舆的那番话。可信呢不 可信,请老兄再想想。”

    这两位道友又讨论尧帝为什么退休。

     连叔说:“宋国贵族戴章甫帽,表示崇敬文化传统, 因为这种帽子样式古典,孔子都爱戴呢。宋国有人买了 一大批章甫帽,千里迢迢的贩运到越国去。结果卖不脱 手,因为那里的人剪短头发,裸体纹身,不兴戴帽。尧 帝在位;治理百姓,天下太平。后来他去缥缈的姑射山, 拜见四位先生,聆听教诲。返回汾水北岸的国都平阳城 以后,尧帝满眼迷茫,感到环境陌生。什么江山社稷,简 直是越人的章甫帽,没有用处。再也没有兴趣留恋帝位 了,他念念不忘的是缥缈的姑射山,以及那四位先生的 教诲。他就了自己的天下,于是退休了。”

    梁国有个惠施先生,亦即惠子,很有学问,又精通 辩论术,是庄子的朋友,惠子做官,当了梁国相爷,一 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恒赫,便很瞧不起庄子的学说, 认为全是大话空话,太不务实,于国于民于已,没有半 点用处。惠子请庄子到相府里来,想纠正庄子的思想意 识,以尽朋友之谊,而收挽救之效。当然,直接纠正必 定吃碰,只宜暗讽。

惠子对庄子说:“国王赐给我大葫芦种子。我种在后 院内,结了个大葫芦。匠人加工成容器,容量五大斗,大 极了。用来盛水盛浆吧,担心容器底部薄了不坚固,承 受不起自体的重量,容易破碎。纵剖成瓢吧,仍嫌太大 了,因为舀水舀酒舀汤都用不着那么大呀。能说这大葫 芦不够大吗?不能。可是大而无用,空空然在自大。不 中用的东西,我干脆一锤子打破,摔了。”

    大葫芦者,太糊涂也。庄子心头明白,一点也不生 气。他说:“你老先生只会用小器,不会用大器,一贯如 此。我也讲个故事;宋国有一家人。世世代代蹲在河边 漂濯丝绵,成了专业。同时根据神传秘方,调制一种护 肤的特效药,自产自用。寒冬漂濯丝绵,手搽了药,不 皴不裂,不生冻疮。外地有客来拜访这家人,出百金的 高价、买制药的秘方。于是全家聚会讨论,都说:“我们 世世代代漂濯丝绵、辛苦一年才挣几金。现在卖技术,一 天赚百金。卖吧。”来客买得秘方以后,远游吴国,晋见 国王,取得信任。后来越国侵犯吴国,吴王派他带领军 队参加冬季水上战役,他的士兵都搽了护肤的特效药,手 脚不生冻疮,大败越国军队。吴王酬谢他,赐土地,封 侯爵。你看,同样的使手不皴裂,一个大用,惕土封侯, 一个小用,一辈子免不了漂濯丝绵。你有大葫芦,容量 五十斗,真算是大器,为什么不镂空内瓤,做成大腰舟, 去漂游江湖,倒去担忧大而无用?这样看来,你老先生 的思路仍旧扭曲如蓬草,是这样吗?”

    庄子听不进惠子的暗讽,倒劝惠子离开朝延,漂游 江湖。惠子只得放弃暗讽,干脆明批,对庄子说:“我的 领地上有一棵大树,别人说是樗,也就是臭椿。树身长 满太疙瘩,木匠弹不下墨线。旁柯高枝全是弯的扭的,圆 不中规,直不中矩。长在大路边多年了,木匠走过,熟 视无睹。你先生所讲的都是空话,就像那棵臭椿,大而 无用。难怪啊,众人都不理睬你。

    臭椿气味难闻,这是骂人的话。庄子笑笑,来个小 小报复。他说:“你先生该见过臭鼬吧,也就是放臭屁的 黄鼠狼。黄鼠狼俯伏在暗处,恭候鼠辈出来游玩,出来 一只,便扑上去,东西跳跟,上下追赶,只顾捕捉者鼠, 不顾自身危险。结局却是老鼠脱逃,自己反而触动机关, 落人捕网,死得悲惨。再说那传闻的牦牛吧,庞然大物, 好像天际的云。说大也够大的了,奈何是个大笨蛋,不 会捕鼠,不像黄鼠狼,聪明又敏捷。现在先生你有大树 嫌弃它不中用,为什么不移植到非现实的国度,那辽阔 而寂静的土地上去呢?在它的绿荫下,在它的巨柯旁,你 漫游,你清玩,深入无为之境,你闲躺,你安睡,获得 逍遥之乐。你将同它一样,不会挨刀短命,不会受害遭 灾,不会被人认为有用处。你若这样做了,就能活得自 由自在,不会再有人生的艰难痛苦了。

                                   古诗文中的鲲鹏形象
    鲲鹏,在中国人的人文情结,是少不了的。今人贺喜,常会说“鹏程万里”。而俗语也是有的,如“学做鲲鹏飞万里,不做燕雀恋子巢。”还有表“变幻夸诞之谈”的“鹏游蝶梦”。而在古诗文中,鲲鹏也是常出现的一个形象。我们现在就来看看。
一、《齐谐》中的鲲鹏形象
《齐谐》是一部专门记载奇事的志书,这本书中对鲲鹏形象是这样描述的: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意思是说,大鹏要迁往南海,展开它的翅膀,拍起的浪头高达三千里,盘旋而上,驾着云气,离开海面九万里;凭借六月的大风飞行离去。
在这里,我们感受到鲲鹏是硕大无朋,威力巨猛的,成了高大形象的化身。
二、《逍遥游》中鲲鹏形象
在古代著名哲学家庄子的《逍遥游》中,对鲲鹏形象的描写充满浪漫想象,富于夸张变化: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逍遥游》中的这只大鹏从北冥出发,展翅高飞,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一直飞向南海。这只巨鸟有着与普通鸟类所无法想象的抱负和能力,但在庄子看来,它仍然是“有所待”,受拘束,不自在,不自由,并没能真正进入逍遥游的境界。
鲲鹏在《逍遥游》成了庄子追求精神世界的绝对自由的一个反面例证。
三、李白诗中的鲲鹏形象
李白诗中写到鲲鹏的诗,最早的是他的《大鹏赋(并序)》。赋中是这样描述鲲鹏的形象的:
焯赫乎宇宙,凭陵乎昆仑。一鼓一舞,烟朦沙昏。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崩奔。
簸鸿蒙,扇雷霆。斗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足萦虹霓,目耀日月......喷气则六合生云,洒毛则千里飞雪.......块视三山,杯观五湖。
这篇辞赋写于李白的年轻时期,有着明显自比的性质,在赋中,诗人塑造了壮大真实而又神威无比的鲲鹏形象。这只俯瞰人间的鹏鸟,就是自信、自傲、狂放独立、壮志凌云、浩气贯日的诗人形象。
最有名的是《上李邕》全诗如下:
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李白在渝州拜谒李邕时因不合时俗放言高论引起李邕及其下属不快而失意,一气之下,干脆直呼李邕之名作诗以进。这首诗以大鹏自喻,写自己才力非凡,志向高远,表现出李白的狂傲,写出他“未获接见”内心的激愤。
李白晚年,还写过一首关于鲲鹏的诗,这就是《临路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人生暮年的李白,心中的理想之火仍未熄灭。诗人的悲哀,不是凄凄惨惨的弱者的哀鸣,而是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被中天折断的悲愤的歌声。诗中借鲲鹏的遭遇,抒发了诗人壮志未酬的无限遗恨。
四、杜甫诗中的鲲鹏形象
杜甫的诗,也有写到鲲鹏的,如《泊岳阳城下》:
江国逾千里,山城仅百层。

岸风翻夕浪,舟雪洒寒灯。
留滞才难尽,艰危气益增。

图南未可料,变化有鲲鹏。
此诗是杜甫晚年兵荒流离时乘舟从湖北初到岳阳所作,是逢国破家衰的流亡之时,面临危难,贫病交加。诗人以滞留、危难而转图南的鲲鹏形象自喻,表明虽然临危但不忘报国之心,毫不气馁,志向更加坚定。
五、李清照词中的鲲鹏形象
李清照的词中,包含鲲鹏形象的是她的《渔家傲》,全词如下: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其中“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表明李清照要象鲲鹏那样乘万里风高飞远举,离开那龌龊的社会。叫风不要停止地吹着,把她的轻快小舟吹到仙山去,使她过着那自由自在的生活,在理想的国度中求得精神的慰藉。
词借鲲鹏形象,表达李清照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决心和意志。
六、唐寅诗中的鲲鹏形象
明代唐寅的《春山伴路图》,也写到鲲鹏。全诗如下:
欲往何处觅雅训?巍巍昆仑皆惊愤。
风里鲲鹏欺大鸟,雨中雏燕竞轻俊。
今朝我欲乘风去,大展雄才高万仞。
横扫天下邪与恶,一泻君子千古恨。
这首诗,唐寅借威猛无比的鲲鹏形象,表现了诗人大展雄才,横扫天下邪恶的壮志与豪情。
、毛泽东词中的鲲鹏形象
毛泽东在1965年秋写了一篇很有名的词,这就是《念奴娇?鸟儿问答》: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

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

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

 

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

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

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

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这首词通过鲲鹏与蓬间雀的对话,塑造了两个完全不同的鸟类形象,以象征展示了鲲鹏的博大、高远、无畏以及蓬间雀的萎琐、渺小、卑怯。
总之,在毛泽东的词中,鲲鹏成了博大、高远、无畏的象征。
在我国古诗文中,鲲鹏形象成了人的一种人格、品质、精神的象征。在鲲鹏这一形象身上,寄寓着诗文家心中的理想、壮志和特有的情感,表现诗文家的自信、自傲、不屈,歌咏着一种自由与拼搏精神。

2005年高考湖北卷作文试题: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以上是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一则文字,论述了诗人观察和表现宇宙人生的态度和方法。其实,这则文字所含的思想,对我们为文、处事、做人以及观赏自然、认识社会,都有启发。
请根据你对这则文字的感悟,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考生作文:
                                                  出入人生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其意在告诉人们,对人生观的看法既要深入探究,又要能随时跳出思维的局限性。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如此的收放自如呢?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读过庄子《逍遥游》的人,有几个不被他那不受约束追求绝对自由的思想所折服?庄子的文章,不拘一格而又变幻无穷,打破了世俗观念、世俗形式的限制,表现出一种与现实理念完全不同的哲学精神,一种与其他诸子散文迥然不同的风格,表达出他的思想核心——绝对自由精神。一代文豪鲁迅先生称其文章“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其为文为人真够洒脱的了。不过深入其里而观之,也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洒脱。文中描述的鲲鹏,虽说体形巨大,看似能够在天空中无拘无束地飞翔,可是一旦离开了海面上急骤的狂风之力后,它根本就无法在天空中飞翔了。
    这种表面上自由洒脱,而在本质上拘束又牵绊的状态,其实就是庄子生活的本来面目。生活其中,当受其约束;思想超然物外,方得自由洒脱。“庄生晓梦迷蝴蝶”,他所向往的自由,正是像蝴蝶在花间飞舞一般不受拘束的情景,即在梦我与梦蝶的畅想中遨游。这也许就是他人生境界中的最高境界吧!
    与之相比,史铁生就不一样了。他由于疾病而在行动上失去了应有的自由。堂堂男儿,只能端坐在轮椅上续写人生,当时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整天闭门不出,把心中的怨气都撒向他的母亲,抱怨老天的不公。可是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母亲的关爱,他才慢慢从失去自由的阴影中走出圈外。直到他母亲的去世,才使他真正看透这世上的一切。从而彻底跳出了失去自由的痛苦泥潭,入世生活起来。
    沉湎于眼前的不自由之中,只会加剧我们内心对人生前途的迷茫和失望,一旦我们“出乎其外”,走出狭小的心房,便走进一个自由的天堂,一个广阔的宇宙,此时去眺看人生经历的挫折和苦难,原来只不过是人生路上的一道小沟小坎。
    这个世上,洋洋大观,虽然我们无法享受庄子的绝对自由,但像史铁生一样踏实地走向开朗人生还是可以做到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许多事情换—个角度看,走出思想的局限会不一样,就会给人以新的启示。
    如果我们能像庄子那样追求自由,享受生活,那么这世上就会多一些美丽“蝴蝶”,而少一些因钻牛角尖而痛不欲生的人了。如果我们能像史铁生那样品尝人生,追求生活,那么这世上就会多一些美丽“地坛”,而少一些因争名夺利而苦不堪言的人了。
【点评】:这是一篇紧扣题意而又构思巧妙的议论性散文。开篇从材料中直接提炼出现点:对人生观的看法既要深入探究,又要能随时跳出思维的局限性。又用一句“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如此的收放自如呢?”转入下文例析,其手法可谓高妙。然后有层次地分析了两个人物:庄子和史铁生。庄子体会到生活中的诸多牵绊带来的困惑,终于超然物外,得出一种绝对自由的追求,其绝对自由的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史铁生青年残疾陷入痛苦的深渊,最后走出痛苦的泥潭,其入其出却是人人都可能做到的。这样就水到渠成地得出跳出思维的局限就能走进一个广阔的宇宙的结论,极有议论力度,更显出作者驾驭文章的能力。当然,开头落入俗套,文中语气不畅,亦显有些缺憾。

                       内篇·养生主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 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 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倚, 砉然响然,奏刀囗(左“马”右上“丰”右下“石”音huo1)然, 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盍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 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全牛者;三年之后 ,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髋,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 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 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 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 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 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而四顾,为之踌躇满 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是何人也?恶乎介也?天与?其人与?” 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独也,人之貌有与也。以是知其天 也,非人也。”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畜乎樊中。神虽王,不善也。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 “然。”“然则吊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 今非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 母。彼其所以会之,必有不蕲言而言,不蕲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 忘其所受,古者谓之遁天之刑。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 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

   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参考翻译】

     个人生命有限,社会知识无穷。回想我们成年以来,一直用有限的生命去兑换无穷的知识,累得身心两疲,违背养生主旨,已犯险了。明明晓得已犯险了,为了恢复身心健康,又去苦学养生百科,那就没改,险犯定了。

    你想做所谓的好表现吗?可以,但是切忌捞取名利。你想做所谓的坏表现吗?也行,但是切忌触犯刑律。世上哪有大做其好表现而不存名利之心的呢?世上哪有大做其坏表现而不冒刑律之险的呢?何况做这些所谓的好啦坏啦给众人看,徒劳自己身心,根本没有必要。你应该在所谓的好与坏交界之处,找到一条中缝,就像长袍背后连缀左右两片布的中缝,顺着空隙,不偏左不偏右,正道直行。你这样走下去,一可维护健康,二可保全性命,三可供养亲人,四可享尽天年。

     文惠君来到后院,牛已杀,血已放,轮到丁厨子解剖了,他提鸾刀,来到解剖砧台,二话不说,便动手干。用掌推起,又用肩靠。用脚踩住,又用膝顶,横划开来,直刺进去。一来一去,忙个不停。随着每一动作,但闻刀声霍霍,十分悦耳。文惠君懂音乐,听出刀声节奏,恰恰跟上《桑林舞》的步子,刚刚合上《经音乐》的拍子,便赞赏说:“嗨,妙极了。技巧怎么这样高呀?”

     丁厨子放下刀,回答说:“我感兴趣的是道,比技巧高一层。从前我学宰牛,眼前只见囫囵囵的一块整体。三年学满后,心头有底了,那块整体在我看来只是许多块牛肉的组合罢了。干到现在,我已熟视无睹、全凭心灵洞察,岂但不用视觉,五官知觉全不用了。掌椎,肩靠,脚踩,膝顶,横划,直刺,都是直觉支配,顺着肌理下刀,拉开肉块之间的大缝隙,穿过骨节之间的大空窾。总之要照顾到整体的自然结构,刀向阻力最小处走。碰上结缔组织、连骨肉、连骨筋,我便绕道,决不硬闯,更不用说大骨头了。高级厨子遇筋便割,年年换刀。普通厨子遇骨便砍,月月换刀。瞧我这把刀吧,十九年啦,宰牛几千头了,还像新刀刚启口子似的。怕什么骨节?既是骨节,总有空子可钻。空子有宽度,刀口无厚度。无厚切入有宽,刀口直走进去,大摇大摆尚有余地,所以用了十九年还像新刀刚启口子似的。不过还得实说,每次碰上筋骨纠结太复杂的地方,我晓得不容易对付,就提醒自己千万要小心,眼睛不敢眨,手脚不敢快。整个解剖过程,我下刀都很轻,只听见一连串嗖嗖涮涮之声,肉块纷纷卸落,好比大山滑坡。最后完事,我提鸾刀,直起腰来,站在砧台旁边,环顾四面观众,信步走来走去,心头洋洋得意,随即把刀擦拭干净,插入刀鞘,回家放好。”

    惠君说:“妙极了。听了丁厨子谈宰牛,我懂得该怎样养生了。”

    宋国有个智士,复姓公文,名轩,有事去见一位现任右师之职的长官。晤面时,公文轩吃一惊,因为这位长官腿有两条而脚仅有一只,显然受过砍一脚的刑罚。公文轩心有疑,暗想:“他从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是独脚?天生的呢?还是犯了法,人为的呢?”想问对方,不便启齿。事毕告退,公文轩出门来,自言自语:“天生的哟,不是人为的哟。老天爷生他,就是要他独脚呢。一个人应该有怎样的形象,都是命中注定的呀,哪里由得人呢。所以应该说,他是天生的,不是人为的。”

    密林外,小溪旁,野鸡走个不停。十步才得一啄,百步又须一饮,够劳累的。想不到误踩了翻车网,被人捉去,卖到城里,关在养禽园。此后,饮食充分供应,不必一天到晚的走,养得野鸡精神旺盛,动辄打架。终归觉得无聊透顶,常常怀念密林小溪,乡愁难遣。觅食虽然劳累,回想起来,多么有趣,因为那是天生的哟,不是人为的哟。

    老聃,亦即老子,后人尊称李老君的,是大圣人。死时,他的众多学生严守导师遗教,不吊唁,不号哭,只行观化之礼。秦国来的一位隐佚之士,姓名不详,自称秦佚,也是本教派的道友,公然违背遗教,沿用世俗礼仪,既吊且号,还号三遍,也不立正观化,掉头便走,太出格了。

学生们追上去责问秦佚:“难道不是我们老师的道友吗?”

    秦佚说:“是道友。”

    学生们问:“那么这样吊丧,行吗?”

     秦佚说:“行。我先以为那些吊客都是本教派的,所以陪同他们哭吊,从众罢了。现在我才明白错了。刚才我哭吊时,看见有老大爷哭丧如哭自己的儿,有小伙子哭丧如哭自己的妈。他们聚会在遗体旁,一定有不必吊唁而吊唁的,不必号哭而号哭的。这些人的违反自然,滥用情感,忘了本分,古人称之为违反自然的活找罪受。你们老师,他来,是服从时代的需要;他去,是顺从自然的规律,对时代,对自然,心安理得的人,对生命的欢乐,对死亡的悲哀,不会悬挂心头。生死不再悬挂心头绳结就解开了,古人称之为自然的悬解。”

      燧人氏的第一盏灯,

      灯油早被灯芯燃尽,

      可是灯火传遍九州,

      灯光夜夜照明,

      从荒古,

      照到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