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拉乌苏的博客

读书阅报下棋听曲观山水,饮酒品茶摄影看球写杂文

 
 
 

日志

 
 

叶圣陶杯征文(二)  

2017-04-24 17:03:36|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旅人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陈畅

也许我只是人世间一名孤独的旅客

在萧索的秋风中无声辩驳

如同新生儿般嘤嘤啼叫着

在目光利刃的逼迫下自我拉扯

也试图不理会岁月的冷落

可奈何

只会空洞洞的吹过

只剩下无边的死白

悬着

在空中

冲刷着

响亮的

叹息和悲歌

我只是人世间一名孤独的旅客

听容若说什么是

人间惆怅客

孟婆

在三生石畔招待

过往死者

那颗代表你的孤星仍在

执着闪烁

 

我只是人世间一名孤独的旅客

梦想做最特别的烟火

自由

是最虚假的解脱

怯懦地

乞求光明给予施舍

无人应我

忙着唱挽歌

                                                                                                     时代孕育的灵魂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蒙晓晗

    一个时代能孕育一种灵魂,一段峥嵘岁月能给人的,是一个沧桑而美丽的灵魂。

                                                                                                                                               ——题记

   我喜欢老人。喜欢从那朴实的语言中探寻他们心中的沧桑,和在沧桑中凝聚着的美丽。沧桑是生活赋予的——只有那段不同寻常的岁月才能给人以如此厚重的积淀;而美丽,是在这沧桑中尝到的苦尽甘来的感觉。这个时代的老人,拥有比后来任何一代人都丰富的经历,而他们所拥有的精神财富,是后来的任何一代人所无法比拟的。这沧桑与美丽作为一种财富,深深地凝聚在那日渐老去的灵魂里,与那个时代的记忆一起,成为思想的结晶,回忆的永恒。

    我的爷爷就是这样的一个老人。他七十七岁——是的,还不算太老。但他也经历了这片土地所经历过的许多事。这片土地和养育着所有人一样,也养育着他。这片土地给了他生命,却同时给了他伴随而来的苦难。他在枪炮的轰鸣声中长大,在饥寒交迫的日子里生活。当和平终于到来,当迫于生计四处奔波的时代终于过去,当他终于不用为了生活而生活时,他已经老了。在所有的沧桑伴着他的伟岸与坚强随风而逝之后,他便将灵魂中的美丽与温暖留给了我与弟弟。

    在我们那个小小的村庄里,有一座很老的房子。那是我们村最早的一座瓦房,也是保留时间最长的。那就是爷爷的家,那里有我幼年的记忆。每天吃过晚饭之后,我就会牵着爷爷的手,跟他到他家去住。爷爷的手上有一层厚厚的老茧,与他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发一起,昭示着岁月的无情。但是我喜欢牵爷爷的手,因为他那厚实的手掌能给我一种别样的安全感,这是别人所不能给我的。柔美的月光照着苍老的爷爷和小小的我。进了门,穿过院子,他总是先把我留在庭院里的月光下,自己吱呀地推开屋门,摸到灯绳拉开灯,再让我进去。

    我睡下之后,他把灯关掉,然后自己点上一支烟,默默的吸着。他一吞一吐的声音,伴随着钟表的滴答声送进我的耳朵,像是专门为我演奏的催眠曲。记忆一定是有筛去一切不好事物的功能——否则我的记忆中怎会没有呛人的烟味,只有那沉重的声音?我沉沉睡去,却没有意识到,爷爷像是在回忆什么。

        在爷爷一遍又一遍的讲述中,我触碰到了那些他经历过的事。他出生于建国之前,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还是中华民国出生的人呢!中华民国,这个我曾以为只会在历史课本上出现的词语,就这样被生生地拉到我的面前。是的,民国二十九年,正是硝烟战火肆虐的年代。在他的记忆里,童年时代的枪声炮声,会以怎样狰狞的面目出现呢?他总是这样告诉我们:我小的时候,一听说鬼子来了,我娘就带着我们跑到玉米地里躲着。我们躲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还能听见外面的枪声。鬼子在咱们这儿杀的人还不多,一到××地方,那真是见人就杀,街头上堆满了尸体……”听到这儿,弟弟在一旁问:那没有人收尸吗?爷爷说:人都被杀了,谁来收尸?到处都是尸体,血都流成河了……”这里夸张的成分,怎能说不是记忆中的恐惧使然呢?那时的爷爷还不到十岁。然而,这也是堆砌起他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接触到的比南京大屠杀更为直观的、更为触目惊心的历史。

     也许人老了,就总是爱回忆往事。这样的故事我从他口中听到了一次又一次。我总是爱将历史课上学到的与爷爷口中的历史放在一起作对比。当历史课上学到文化大革命时,我才意识到我从没有在爷爷口中听到过这个。我十分好奇这段被称为十年浩劫的历史在它眼中是怎样的。爷爷,您还记得文化大革命吗?不知道怎样提及这个话题,我只好这样问。怎么不记得?我还参加过红卫兵呢!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领导人民起来闹革命,批斗走资派的……毛主席还在天安门上接见青年学生呢,咱村的××都去了北京,见过毛主席。他说这些时,脸上带着羡慕与惋惜。确是不错的,连个人崇拜都分毫不差。我试探着说:文化大革命是错的吗?爷爷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毛主席批斗的都是走资派,人民的敌人,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邓小平上台后曾经把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摘了下来,结果学生们不愿意,夜里又挂上去了,邓小平也没办法。我无话可说了。这也算是他的信仰——哪怕这信仰被称作个人崇拜。

     我越来越喜欢听爷爷讲过去的事,从中感受那朴素的智慧,感受时代的力量。这个时代的老人,伴随着坎坷与沧桑走了大半辈子,当他们的生活归于沉寂之后,便有暇来回忆往事。这往事中,不知不觉便凝聚成一种智慧,一种美丽——这个历经坎坷的时代,给了这个时代的人以独特的智慧,隽永的美丽。喜欢老人喜欢的是那份安详,那种经历一生沉淀之后的纯净。

迷路的孩子

韩华

    小男孩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他两眼空洞,和怀里的那只玩具熊一样。他刚从一间令人窒息的房子里逃出来。

    他正独自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哦不,还有他亲爱的小熊。他听到门外又传来一阵争吵声,接着便是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还有妈妈破口大骂的声音。他听到“啪”的一声,爸爸扇了妈妈一个耳光,他听到了妈妈的啜泣声。

    他将门打开了一些,看到妈妈拿出来几张白纸让爸爸签字,“把这个签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妈妈仰起脸,一绺卷发从她的发髻里滑了下来,挡住了眼睛,他甩甩头想将它甩开,却没成功。爸爸拿起白纸,竖眉冲妈妈吗,“什么时候弄的这个?”

     “一年前,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她的眼泪兀自掉下,落在地板上,惨然破碎。“好啊你,真不嫌丢人!”“你都不顾我和孩子了,我还怕什么!”妈妈用尽全部力气恶狠狠的看着那男小男孩不知道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他记得他们之前一直很要好的。好像自从有一天妈妈质问爸爸,妈妈的一个同事告诉她,看到爸爸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之后,爸爸妈妈就一直争吵不休。

    “那个女的二十七八岁吧,紧紧搭着他的肩膀,走过我在的那个饭店。”

    “看清了?”

    “嗯。”

    就这一个回答,仿佛瞬间将妈妈击垮。妈妈坐在沙发上默默流泪。“你爸爸在外面有女人了,你知道吗?”小男孩抿着嘴,没有回答。妈妈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

小男孩摇摇头,他不想再去想这些事。他看看怀里的小熊,这是奶奶给他做的,四岁时的生日礼物。他想奶奶了。

    他记得小时候,最疼他的就是奶奶了。奶奶总爱用干枯的手抚摸她的脸颊,还会用手在他的身体上一遍一遍的抚摸,嘴里还念念有词:“长,长,长......”奶奶还教他唱童谣。他还记得:

    天黑黑,要落雨,

    阿公仔揶锄头要掘芋。

    掘啊掘,掘啊掘,

    掘着一尾旋鲻鼓

    ......

    他记得小时候,奶奶总会在他睡着的时候为他掖好被子,夏天会用宽大的蒲扇给他赶走蚊虫-------除了奶奶,没有其他人会为他做这些。

他还记得奶奶家的老屋,那是他记忆中最喜欢的地方。奶奶住的地方有一大群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们整天疯在一起。去老屋后的小山上捉迷藏,去田地里捉蚂蚱,到小河里抓鱼......

    老屋前有一棵榆钱树,它的树皮比奶奶的手还要干枯。等到榆钱成熟的时节,他们一群孩子便爬上了树,找个舒服的树杈坐下,一起吃个痛快。

啊,那多么美好呀!小男孩想。他多么向往那时候的生活啊。

    他想去找奶奶。可是,奶奶家好远啊!不管了,他心想,他已经没有家了,他不愿再回到那个充满了争吵与怨恨的房子里去。

    他看了看手里的小熊,小熊依旧微笑着。他和当初一个样,只是身上有些脏了,他该给它洗个澡了,他想。小熊的眼睛,就是两只缝上去的纽扣,有一只也已经松动了,他想着,让奶奶再帮它缝一下吧。

    他心里有了目的地,脚步便越发快起来。“啪”,他看到那只纽扣还是掉了下来,在地上骨碌碌地打着转。

    他弯腰去捡,耳边一个尖锐的破空声,他的世界永远陷入了黑暗... ...

一房二人三餐四季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秦诗睿

那红瓦白墙,被葡萄藤遮蔽的小院,是我们温暖的家。二人共度的时光,缓缓流淌散发着芳香。一日三餐小菜,是最美味的家常。花开花谢芳菲尽,叶生叶落自翩飞。四季轮回,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题记

 

你温和而宽厚的先容,烟雾缭绕中深沉的目光,握着方向盘的宽大温暖的手掌,阳光下慵懒的模样……你一切的一切,都被我刻在脑海中,此生不忘。

我按你,不需要很多言语。

沉默,却不会尴尬,空气中弥漫着你令人心安的气味,那是你身上的味道。你躺在沙发上,大大的肚子鼓起,衣服向上皱着,露出肚皮。这是你最放松的姿态。

我知道你所有的模样。你生气发怒的样子,你帅气奔跑的样子,你失误时尴尬的样子。我记得你偏黑的皮肤,记得你三七分的发型,记得你大大的啤酒肚。

我见过你年少时的模样。照片中的你带着大大的墨镜,穿着黑白套的衣服,一脚踩在你坐的台子上,脸上带着青涩而阳光的笑。很帅,像电视剧中的高高瘦瘦的大少爷。

我知道你小时候很顽皮。爷爷说你喜欢跑出去疯,奶奶说你喜欢在月光下玩耍,姑姑说你很聪明却不肯好好学习。

那是我了解不多的小时候的你。很遗憾,你的过去,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参与。

我按你,没有什么道理。

我刚出生时,我们两人之间便连着一根看不见的红线吧,那一定是月老上辈子牵的红线。你是我的西瓜先生,我是你的丫头。

          我一定是你上辈子的情人对么,亲爱的西瓜先生?不然我为什么从小就会粘着你,跟在你的后面不离开,在找不到你的时候哭泣呢?

你也一定是爱我的。因为你记得我喜欢的零食,水果,会主动买给我。因为你会在我害怕时鼓励我。因为你会因我提出的一个要求而四处奔波。

如果我们真的有两世的缘分,那么我们对彼此的爱是不是会深些?这样会多么好。我可以用两倍的时间去爱你,有两倍的时间去观察,了解你。

我爱你,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会和你分享我的小秘密,连妈妈都不知道的小秘密。你会替我保密的,对么?我亲爱的西瓜先生?我可以和你分享我的零食,我最爱的书籍,我宝贝的毛绒熊,以及我最珍贵的时间,西瓜先生。

我想要每天和你道声:早安。因为那是我清晨的第一句问候。我想要每天和你说声:晚安。因为那代表着:我爱你,爱你。

我想要和你共同聆听那收音机中久远而又悠长的小调,我想要和你共同寻找那早春第一朵绽开的花蕾,我想要和你共同漫步在小桥上听那细水长流,我想要和你共同坐在石头上看那落日洒下的余光……

我想要,并且,我会,花一辈子的时间来爱你。

我爱你,希望你不会忘记。

我们也有争吵的时候,西瓜先生。我有我的小脾气,你有你的骄傲,闹着别扭,不肯低头。但是,我依然深深地爱着你。不要忘记,我爱着你。

尽管我的内心难过而又痛苦,但我依然爱你,没有犹豫。

我肯定会离开你,因为某些人,某些事或某些一成不变的规矩。但是,距离不会成为阻挡我爱你的墙,因为你在我心里。

我可以在千万封书信中认出你的字迹。不论我到哪里都像是和你一起,你的习惯已经在我身上留下了痕迹。我也有了一些原本属于你的习惯,那是我爱你的证明。

我爱你,这会为我们留下美好回忆。

等过段时间,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没关系,有你在哪儿都是家。

我们可以一起去看雾蒙蒙的山,一起去看凉嗖嗖的大海,一起去看绿油油的草原。我们可以一起看小鸟筑巢,看蚂蚁搬家,看孔雀炫耀。我们可以一起压马路,吃冷饮,拍好多好多照片。

要拍下那街边闪闪烁烁的霓虹灯,拍下店前高高大大的圣诞树,拍下我们大大的拥抱,以及脸上灿烂而温暖的笑容。

那些都是我爱你的印证啊!是可以在满头白发的时候翻看的甜蜜回忆啊!

我爱你,哪怕世界末日也在所不惜。

我是多么的爱你,你想象的到么?你一定无法想象的吧,我竟会如此爱你。

因为……

你是第一个抱我的男人,是第一个听见我哭看见我笑的男人,是第一个吻我的男人,是第一个喊我宝贝的男人,是第一个我相信承诺了就会做到的男人,是第一个把我宠上天的男人,是第一个愿意一直陪我到不能陪的那一天的男人,是第一个不论我错对美丑都觉得我最优秀的男人。

你是我的西瓜先生,是我的爸爸,是我会用心去爱一辈子的男人,是我此生最挚爱的男人。

亲爱的爸爸,这一封情书,我希望它可以在岁月中沉淀,散发出爱的味道。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向你的床尾,照在你露出被子的大脚丫上,你缓缓睁开了眼。微笑,然后:“早安,我的西瓜先生。”

——后记

                                                                                       神仙

                       张珂

    呼......我喘着粗气,抬头望了望,云雾缭绕中用参差不齐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台阶若隐若现。这座山叫做黄石山,每年的大年初一,就会有许多人登上这座山,烧香拜佛,祈求平安。

    天气阴沉沉的。台阶变得越来越陡,脚下的路越来越滑。我停下来,叉着腰歇一会。环顾四周,峰奇谷险,洞室幽邃,此行目的和大多数人一样,便是烧香拜佛,求神保佑。我望着身旁的山峰,发现那山的形状竟很像人的侧脸。眼睛...鼻子...嘴巴....还有一顶帽子...山里面真的有神仙吗?

      “小姑娘发什么呆呢?不要站在路中间挡着路。我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一旁,回头一看,一位大概六七十岁的老爷爷一脸不爽的看着我,拄着一根树枝一步一个台阶的往上爬。哇!我在心里赞叹,真是老当益壮。但我看着他颤颤巍巍的步伐,不由得出声提醒:“您慢着点啊爷爷。谁知那老头瞟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默念,尊老爱幼...尊老爱幼......

    到了山顶,宫观栉比,到处都是修建的庙宇,我暗暗咋舌,不愧自古以来就是道教圣地。妈妈买了几炷香,带着我进入了其中一间。里面伫立着一个大大的雕塑,那人的眼睛瞪得像铜铃,脸色却很祥和,旁边有个闪着金光的牌子上面写着祖师爷妈妈把香插到香炉里,跪下来,虔诚的磕了三个头。我学着她的样子,也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在祖师爷雕像旁边坐着的老爷爷敲了一下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一声,心要虔诚,佛祖一定能够听到你的祈求。他说。我站起来,自嘲的想,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吗,人们不辞辛苦爬到山上来求神,可是神真的会听吗,如果真的会听,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苦难在人间。人们到这里来,不过是求心里安慰罢了吧。我冲着那个老爷爷笑了笑,就走了出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毛毛细雨,我沿着一条像是路的路,慢慢的走着。其实,我还是希望这世上有神仙,要不然,这么多的悲伤和痛苦,要去哪里排遣。唉,我叹了口气,不想了不想了,管他有没有神仙呢。我哼着歌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有,山人不就是仙吗?我再次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诶?这不是刚刚那位目中无人的老爷爷吗?您怎么那么肯定这山中一定有山人呢?我目光灼灼的望着他。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吟诗一首:

               月出嵩山东,月明山益空。

               山人爱清景,散发卧秋风。

               风止夜何清,独夜草虫鸣。

               仙人不可见,乘月近吹笙。

               绛唇吸灵气,玉指调真声。

               真声是何曲,三山鸾鹤情。

               昔去落尘俗,愿言闻此曲。

               今来卧嵩岑,何幸承幽音。

               神仙乐吾事,笙歌铭夙心。

    我愣了,原谅我听不太懂。他只道:“随我来,随我来。他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在林子的雾色中,前方老爷爷的背影,还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难道,他就是仙?他就是山人?“老爷爷,您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呀?您不会是拐卖人口的吧?”只见我前方老爷爷的身子一顿,估计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若你不信我,大可转身就走好了,老夫是看你这丫头有点悟性,才给你释释惑的。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我没敢再说话。

      “到了。我抬头一看,是黄石台,四壁陡立如削,形若云柱,矗立山巅。再往上就是各朝各代的人们来此游玩题的诗。其中有一首:雨中拾阶观风景

          春雨化境似蓬莱

          千年杏树许心愿

          天皇地母佑平安

          二道山门风光好

          不老泉水潺潺流

          诸峰腾云又驾雾

          三人结伴云中行

    里面种着一颗大的银杏树,上面挂满了红色的条子,写着各种各样的愿望。有祈求平安的,有求子的,有求媳妇的,有希望有好运的。各种各样。我不明白,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我扭头去找那老人,却发现,荒山野岭,只有我自己一人在这,根本不见了那老爷爷的踪影。哼,这老头,说好的释惑呢?

    我望着那三个大字黄石台。黄石台......黄石台.......猛然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相传,黄石老人在圯上传授给张良兵书,张良经过老人的三次考验,最终得到老人真传,帮助刘邦打下了天下,成为汉初三杰之一。而黄石台,是张良与黄石老人相约十三年后再会的地方。《水经注》中也有记载:“谷有黄石台,黄石与子房期处也。

那位老人,也许就是黄石公,他隐居在这山间,羽化而升仙。

   我闭上眼睛,有个声音在我的脑海响起:哈哈哈哈,小姑娘啊,现在相信有神的存在了吗?神一直在帮助着人们,人们的愿望,神也一直在听。只是,大多数的人经历了第一次奇迹的发生后,不去努力,只是在原地期待着第二次奇迹的发生。他们永远期待着神能够显灵,期待着不劳而获。很多人抱怨命运的不公,但是,命运只是神提出的问题,答案,要你们自己去寻找啊......

    我睁开眼睛,那个空灵又苍老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我的脑海中。

    也许,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神仙停留驻足过,只是,我们千万不要只停留在神驻足的瞬间。只有一直努力,才能不辜负,神的用心良苦。

 

 梅说

高茹

 

我,缓缓地

缓缓地走在一片银白之上

一片银白,广阔无垠

 

一抹艳红,突然地

挤进我眼中

那么突兀地

开在银白之上

 

我说:

呵,梅花

你为何仍在开放

你可知

大雪会冻僵你的身骨

冰结你的血液

压灭你的热情

你可知

这里根本无人问津

你,

冷吗?

你,

可孤独?

 

梅说:

我是万片白中一点红

我的存在让我骄傲

即使大雪冻僵了我的身骨

即使大雪冰结了我的血液

即使大雪压灭了我的——

不,我的热情永不磨灭

我会用我的热情

怒放我的生命

绽放我的风姿

纵使大雪纷飞

纵使无人问津

但我,

就是我

 

我懂了

                                                                         狂人

                                                 陈曦

(一)

“楚昭王知大道矣。其不失国也,宜哉!

这里是楚人的天下。楚国的百姓喜欢成堆扎在一起。饭前先后不知在嘀咕聊些什么,有的并坐在木排,有的聚坐在石桌前,远看,楚国一副国泰民安的画面。

不知谁传来了消息,楚昭王派使者聘重金去请接舆做官。  

群众间喧哗开来。

群众1:这接舆可是个疯子呀,怎能让他做官?

群众2:可不是么。这接舆姓陆,名通。小时,是我家邻居。后来不知怎么,全家全死于一场火灾只有他和一个奶娘幸存。

群众3:这可不是大灾星么?

群众4:可不能让他当官。

后又传来消息,接舆疯了。

群众4:我就说他扯混特儿(做梦),不可能做官。

群众5:不是说他把腿敢达淡哒,现在是嘎掰子。(他把腿摔断了,现在是个瘸子。)

群众6:他还是嘎去啊子。(手有残疾)

一众人哈哈大笑。  

(二)

接舆好像真的是个疯子。他走在人群里。没人发现他正是他们话题的的主角。

一群孩子在玩耍,他们唱道:

“接舆痴,接舆傻。

痴人吃痴奶。痴娘喂痴人。

“接舆傻,接舆傻,哈哈……”

孩子们也嬉笑走开。

(三)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也。

来也不可待。 往事不可追也。      

天下有道。 圣人成焉。

天下无道。 圣人生焉。

方今之时。 仅免刑焉。

福轻乎羽。 莫之知载。

祸重乎地。 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 临人以德。

殆乎殆乎。 画地而趋。

迷阳迷阳。 无伤吾行。

吾行却曲。 无伤吾足。   

谁能明白他呢?

       (四)

他是楚国的隐士,居住于郢的郊外的旷野里。多少次楚王派人来寻找他,希望他到君王的脚下做官,他拒绝了这种请求。他看到了个人的渺小与无力,也从自己的内心里看到了人本应拥有的自由。

因而他在旷野茅舍,又在荒野上整理好田垅,在春天播下种子,又在秋天里收获。在夏日树木的阳荫里守着自己亲手培植的瓜田,大片大片的绿叶使人心醉神迷,他喜欢这瓜田并非喜欢那甘美的口感,乃是因为这瓜田属于他自己。

有时,他会在这里呆到夜晚,直到天穹升起灿烂的群星。他仰视着那神秘的伟大星图,感到了人生意义的神秘性,但永不会知道那意义。他深知,一个人不可能改变世界,但可以保持自己,“穷则独善其身”

有时,他在雨天里坐在屋子里饮着自酿的美酒,倾听着淅沥的雨声,兴之所至便操起琴纵情弹拨,并且放声狂歌。酒醉之后会不披蓑衣站立于滂沱大雨之中,狂歌穿越迷蒙的雨雾,在茫茫的旷野里回荡。他的狂歌仿佛使乌云低垂,使雨线摇动,他周身被雨水浸透,然而他乃是被自己出自喉咙的狂歌所浸透。 

他鄙视那些试图拯救人世的圣人,他们连自己都无法拯救,又如何去拯救别人?他们都不知自己在何处,又如何知道别人在何处?他们自己都飘离了自己的魂灵,又到哪里去寻找别人的魂灵?!因而他鄙薄那些声称救世的圣人,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他们整日往来穿梭于庸俗的世间,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国君面前走到另一个国君面前,不停地动着唇舌,世界难道因他们的存在和活动而发生哪怕是一丝的变化了吗?不。

(五)

一天,孔丘的马车穿过他瓜田里的道路,他在大树之下听到了他的车夫的吆喝,他们渐渐地,或者说早已感到了疲惫,便在另一棵树下歇息。他们因望到郢城而激动,仿佛那一国君的都城存在着他们毕生的目的。他们是多么令人可笑。他看见他的弟子们乱哄哄地将一个老人扶下了马车。他看到他们的饥渴疲倦之状,又藐视这群不知自我的空躯们的愚蠢。 

于是,他站了起来,他放声高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高唱着凤歌,绕过那被称为圣人的孔丘的马车。

他看孔丘与他的弟子们在倾听着他的歌唱,并从大树下站了起来。他们想走过来与他说话,他却朝着相反的方向高歌而去。

——他要嘲笑他们,又要避开他们,讥讽他们的愚蠢,又要避免他们的纠缠不休。

——是的,他俯视他们这些蚂蚁,又怎会与他们交谈?他们所要说的,正是他所不愿听的,他所鄙视的。而他的思想,他们又怎能真正地理解?

 

                                                                                                  爱,走向毁灭

                               苗苗

这月仿佛是被黑幕中的云扯住了两端,之后,愈拉愈紧,直到它变成了一根略带弧度的银线,久久不能恢复原貌,才肯罢休。

监控录像中,阵阵的痛苦呻吟声,喊叫声和悲痛的哭声……

“汪——汪——汪——”阿莱在这时总会兴奋地叫几声。车子熄了油门,停在过道中,车灯熄了。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走出车门,步履艰难地,扶着墙走进了客厅;小雅拉着妹妹的小手一路小跑;“咣”的一声,车门被关上了,妈妈抱着熟睡的弟弟走了进去。今天是大年初二,一家人刚从孩子的姥姥家赶回来,爸爸喝了不少的酒,他醉醺醺的样子甚至令人厌烦。

小雅的爸爸瘫坐在沙发上,两腿大开着,嘴里打着嗝儿,手不停地抚摸着胸口,一副难受想吐的样子。懂事的小雅连忙递了一杯热水来,爸爸喝了口就随手放在桌子上,他背靠着沙发,仰着头,陷入了沉思。小雅就在那儿坐着,耷拉着脑袋,哼着歌,翘起了二郎腿。“小雅。”爸爸的声音嘶哑,小雅的腿放下了,身子挺直了些,正面对着爸爸,她知道这时候爸爸一定是想对她说些什么。客厅只剩下他们二人。

“小雅,快生日了吧,今年十几了?”

“老爸,我快十三了!”小雅一脸嫌弃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耐烦。

“噢噢噢,都十三了啊,长成大姑娘了,”爸爸笑盈盈地答道,随即语气又严肃了些,“那以后就要更懂事了,长大了就应该收敛着点,下面还有弟弟妹妹看着你呢......”小雅就只在一旁听着爸爸喋喋不休的言语,有时插进来几句。

喝醉了酒的爸爸情绪正激动着,说话声越来越大,弄得小雅连继续听下去的兴致都没有了,一会儿假装咳嗽几声,一会儿挪挪身子,一会儿又扣扣手指甲。怕爸爸的响声太大会吵到爷爷奶奶,小雅拼命地提醒爸爸,可还是没什么用,刚说出一个字,就被爸爸的声音埋没了,小雅一脸无奈......

不知过了多久,爸爸依旧不知疲倦地说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声喝斥从东边房间里传来,客厅里蓦地安静下来,这时房间门口已站了一个人,披着件军绿色大衣,背向下弯着,显得格外矮小,那人便是小雅的爷爷,他直勾勾地盯着小雅,不,“瞪”应该是更形象些。小雅的爷爷已六十高寿,身体硬朗的很,就是脾气古怪了些,在小雅看来是这样的,因为每次她同爷爷讲话时总觉得别扭得很。爷爷肯定是又喝了酒了,小雅想,她瞥到爷爷的眼中又添了不少血丝,爷爷每次喝完酒总会这样,这次喝得尤其多。

“爸,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再跟小雅说会话......”爸爸平缓的回应道。

“睡觉?睡什么睡!你在外面这么吵,让我咋睡!”爷爷像发了疯似的吼着。话音刚落,还没等小雅愣过神来,外面又充斥着狗的叫声,也像是被吓到了似的。又是一阵沉寂......

“你们俩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她——都不是你的亲女儿!”

“爸,你胡说什么呀!”

小雅愣住了,彻底愣住了。她转身,看到爸爸脸上掩盖不住的惊慌,爷爷也不再吼叫,扭过身子走回了房间。她一定是猜到了什么,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只是向门外走去,步履艰难地,挪着挪着......

小雅的爸爸腿一软,又瘫坐在沙发上,胳膊僵着,双手僵着,眼神僵着;客厅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死一般的沉寂......

黑色的夜空又冷了些,银色的月光又寒了些,街边的路灯灯光又黯淡了些,飘散在外面的风啊,又凄厉了些......

 

心灵安慰

                        段景玲

                         “老师也需要心灵的安慰。”——黄齐(班主任)

爱岗敬业,老师用行动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最神圣的职业莫过于教学;最痛心的是恐怕是一心为他人着想却得不到理解。他是好胜之人,为了我们的梦想、校领导的期望以及背负全校荣誉的使命,孤注一掷。他放弃了假期与我们一起拼搏,默默陪伴我们,陪伴我们度过这三年的严寒酷暑,这三年的满把心酸。

我们不再拥有过寒、暑假的权利。老师说服我们说:过了这三年以后的生活就会特好。我们信他,于是第一次在学校过了小年。可这一次清明节的假期,我们不允许他缩短,哪怕一天都没有商量的余地。可他和我们都没有做出让步,所以我们爆发了“起义”。

孤注一掷所需要的勇气和顶“风”而上的压力一定不小吧!可偏偏,他不仅引起了我们的反抗还引来老师的不满。办公室里的烟火不知何时已被点燃。他与另一个资深老教师性情大不相同,他好胜,另一个追求我的世界我做主,不喜“压迫”。四个年轻的老师无奈只好受着他的“剥削”。

他向我们解释了三遍,讲述这其中道理。无非是多学一天就比别人多了一份胜算;别人多么努力而我们只顾着玩,还说我们应该体谅老师用的方法不够“民主”。但是三遍下来我们的态度仍没有改变。最终抑制不住发起了火。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那么伤心,也是第一次看见他发那么大脾气。我在懊悔“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便是老师写的几个大字“老师也需要心灵的安慰”。这更加刺痛了我的心。

一天都没看见他的身影,最后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他满脸伤心,神情颓废地望着窗外一点也没反应时。然后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其他老师说他可能回老家照顾他儿子去了,他儿子前些日子从高空跌下摔断了腿。我的心猛然一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坚持陪我们留在学校。我真的做错了!

在这世上孔夫子只有一个,众人却千千万万。可不巧,我们都是众人,没有人理解他的苦情。面对全班人的反对他只是伤心,伤心。我暗暗下定决心我要付出真心去对待他,我要理解他,我要做他的第一面盾牌。

他们的反对我不再畏惧,我只求老师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出阴影,只求他回来继续教导我们。可传回来的消息却是他要收拾东西离开这所学校。我整个人都慌了,想的唯一一件是就是把他留下来。晚上,他回来了,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打算到班里说几句告别的话就离开,整个班里的学生都哭着求他不要走,说原谅我们这一次吧!可老师明白这并非出自本心。强扭的瓜不甜,又何必强迫。他的身体状况已及糟了。我想:我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指出他的问题所在对他进行刺激,或者他就一时想留下了呢!现实与理想状态下的完全是背道而驰。我只不过是火上浇油罢了。

老师并非想走,他只是被伤得太重太重了。我从他的告别中读出了不舍,留恋以及失望。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走,他会留下来与我们并肩作战,直至我们全班从考场上凯旋归来。我仿佛听到了胜利的号角声。我知道:我们需要他与我们一起见证。但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留下他。

政治老师和他进行思想交流。只是问了一句“你舍得吗?”他便哭了说“不舍”“不舍”。老师的心里依旧有我们,只是我们把他伤得太重太重。

老师最后还是没走,不只是因为他好强,更因为那份不舍。他希望能陪我们走到最后见证我们的未来过得特别好。

不要认为老师只是“传道授业解惑”。他们的心灵同样需要呵护。对,他就是写下“老师也需要心灵的安慰”的那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