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拉乌苏的博客

读书阅报下棋听曲观山水,饮酒品茶摄影看球写杂文

 
 
 

日志

 
 

《语文报》杯征文选  

2017-03-31 15:24:06|  分类: 学生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幻灭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陈畅

我能说什么呢?

绝望是什么呢?是一边叹着失去的悲苦,同时再唱着透着兴奋的挽歌?或许,人,在面对灾难或痛苦时,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这样的欣欣然,仿若一种与生俱来的毁灭,仪式般伴随每一个疯子长生。然后幻灭。

疯子又是什么呢?是对无所谓的“美”感动上一阵子,还是在他人看来用残暴手段摧毁所爱生命的“毁灭者”?

生命呢?生命又是什么呢?是实验皿里盛放的动物组织,还是小女孩最为珍视的一只玩具熊?是不是只要被珍视的,就是生命?

那不被珍视的呢?是被亲生父母漠视的所谓“问题少年”,还是一张破损而失去流通价值的货币?

那张破损货币的前身呢?当它仍完好时,会不会是谁攒了一阵子的生活费。用以给母亲购置一件暖心的礼物?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它的报废,它也被世人宣判了死刑。

世人?人从哪里来?仅仅是长期进化下的精卵结合吗?为什么要赋予人类灵识,让他们完成一次又一次的革命?

也许我们错了。为什么要去思索关于人的种种所谓的“不同于兽”呢?为什么要默认只有我们掌握尖端技术,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呢?也许你会说是科学实验与推演的结果。如果除人类外的所有生物都比人类更具智慧与感情呢?又有谁能说得清?但我宁信其有。

我呢?我刚刚又说了什么呢?文字在我眼前幻灭成点点萤火。

我时常感到无处宣泄,无处宣泄体内时时刻刻积蓄着的,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它一直蛰伏着,它在等待释放。

每当我感受到它的存在,总会被莫大的心悸惊醒。像是从胃的深渊伸出一只手,紧紧扼住了我的咽喉。

我明白。

却又不明白。

我把无处宣泄的那股力量尽数注入笔尖,任由它支配着文字的流淌。文字的矩阵在我眼前排列成行。那么,我笔下的这些文字究竟属于谁呢?

文字的排列组合在我眼前幻灭。我看见一轮完美的圆月再次停驻在星海。

我想起李白。

我之于李白,极像是内心深处有个飘荡千载的灵魂。她每一世都投入地去爱,爱着李白。

这种执迷已成深海,无法丈量,不能遗忘。

月亮是李白的知己,也是情人。只有李白能把月描摹地极尽妩媚,带着一滴蜻蜓点水般的哀愁。这份哀愁好似一滴浓墨,尽情地在清水中舒卷长发,以轻漫的目光打量四周俯首着的水分子。哀愁是月的掩面轻纱,它给月亮笼上了一层朦胧的美感和一分异域风情,从而带给李白江河般源源不断的情思。

情思,自然是由于感情的积淀,到了一定程度,便会激发某种所谓“灵感”的东西。第一步是感情积淀。

感情。留不住的人血液里住着风。“曾经”二字,也许成了可以轻易出口的字眼。尽管我认为不能。多少人活在失去的余悲里,成天在泡影中追逐与叹息。他们嘴边常常挂着“曾经我们有多么多么美好”,殊不知这是被记忆修改过的罗曼蒂克式假象,早已变了味儿;亦或是明知偏离了平淡寡然的真相,却一意孤行地渴望在“曾经”二字中得到救赎。

后来,我也变得和“他们”没两样。我亲爱的绿色便利贴不见了,于是我选择用现有却也并不多的粉色便利贴给它写“悼词”.我伤春悲秋的感叹“时间有多少人事都是这样,转眼间,曾经的一切都变成已失去,只留下几缕微弱的痕迹,任我苟且在泡影里兀自叹息,不知所终。我们口口声声说着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却又对眼前的美好视而不见。我以看似久经沧桑的文字记录心情,却忘了当初肆意挥霍的认正是我自己。而我又重复着“罪行”。也许,世间最珍贵的真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总是这样。

    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世间种种,什么情啊,爱啊,恨啊,皆是迷障。

说什么铭心刻骨,不过是一场世人甘愿奔赴的局。也许我也是一个甘愿入局的人。“也许”?忘了自何时起喜欢说“也许”。正如我忘了什么时候喜欢上从前不甚入眼的绿色。淡淡的绿色,清新的绿色,新鲜的绿色,浓烈的绿色,自然的绿色,我都喜欢。因为他,所以爱。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亦或是爱乌及屋。一颗痴心一场梦,一场幻梦已成空,一地虚空恰是盈。

所以谁能说,绝望,不正是一种看透。

那就幻灭于文字的矩阵吧。

                       蓝溪未央

                  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 边采琪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出房门。

十年了,等了十年啊,终于听到婴儿的哭声了。木尘站在蓝溪河畔的石台上,望着淙淙的流水。

木家本是蓝溪镇上的一个大家族,可是近几代来,人丁日渐稀少。到木尘这一代,两个哥哥都不幸离世,只剩他木尘一人。

曾求山上一位自称仙人的老道士为木家算上一卦,老道士说,他木尘结婚十年后才会有今生唯一的一个孩子。若违背天命……他木尘不信。可那老道士也曾说,他的两个哥哥不能同一日结婚。但为了给木家添添喜气,二位哥哥还是同一天娶了大嫂二嫂。如今面对堂屋桌上二位哥哥的黑框遗像……天命不可违,他木尘不敢不信。

苦苦等了十年之久,木尘家的孩子终于出生了。

木家善绣,代代传承,也曾有过几代辉煌。老祖宗留下祖训,木家的绣必须代代传下去。一代一代地传承着,木家似乎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传儿不传女。可他木尘的孩子偏偏是个女儿身。眼看衣带渐宽,老道士的话又在耳畔回响,祖训也铮铮摆在眼前……

不管怎样,谁都没正式规定传儿不传女,木尘我一定要把这绣传下去。木尘闭眼。爹,娘,不要怕,不要怕,木家的绣不会失传,有尘儿守着呢,尘儿守着呢……

看着淙淙的蓝溪河,木尘轻轻吐出几个字:

就叫她,木溪。

 

…… ……

 

十五年过去了。那个曾在襁褓里啼哭的小婴儿已然出落成一个婷婷的少女。木尘做出一个思忖许久的决定:送溪儿到城市去读书。

蓝溪镇,一个处处流淌着古风的小镇。青山远,树木丛生,百年来,蓝溪镇被蓝溪河围着,就像世外桃源一般任外界怎样发展,蓝溪镇还是原有的模样。

收拾好行装,向母亲告别。“溪儿,好好念书,母亲在家等你。等溪儿学成回家,父亲母亲把木家绣的精髓教给溪儿。”

…… ……

千里迢迢来到城市,眼前的景观让木溪大吃一惊,宽阔的柏油马路,林立的高楼大厦,熙攘的人群,热闹的集市。太多太多的新事物等着木溪去接受去熟悉。蓝溪镇虽然也很富庶繁华,可是和这里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美。

拜访了城里的远房亲戚张姨,木溪就在她家住下了。张姨和家里联系很少,但张姨打心里喜欢这个小姑娘。开学前一天,张姨把木溪打扮的和城里孩子一样的装束换下了那身母亲亲手绣花的旗袍,穿上白T恤和牛仔短裤。木溪看着镜子中不一样的自己,心中有莫名的愉悦之情在涌动。

就这样,木溪在城市里的生活开始了。

…… ……

 “母亲,城市里果然和咱们家不一样,这里有太多太多的好东西,你知道吗……”第一次和家里通电话,木溪很是激动。

“母亲,我过几天就放假了,我回去时给你带好东西。”

“……”

 

第一次放假回家。木溪一身新潮的着装踏入家里朱红色的门。一年不见,木溪长大了许多。寒暄过后,木溪把母亲拉到房间,从鼓鼓囊囊的背包中拿出一件华丽的风衣。“妈妈,这是张姨带着我去买的当下很流行的衣服,你穿穿看。”木溪激动地说。

母亲眼里闪过一丝的迷茫与不知所措。

“溪儿,先放这儿吧,有空了我再穿。”

“可是,为什么啊,妈妈你不喜欢吗?”

“没有啊,我很喜欢呢。”母亲笑着摸摸木溪的头。

“妈妈,别总穿旗袍了,溪儿下次回家天都冷了,我给你带一件大衣。”

“……”

…… ……

夜晚。

“为什么不拒绝她呢。”木尘问。

“怕扫了那孩子的兴致……有机会再告诉她吧。”

“嫁入木家,苦了你了。”

“没有,我心甘情愿。”

…… ……

又一次返校。生活在日新月异的大城市里,木溪的心一点一点受着感染。曾经那个在充满了古朴与墨香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平静如一潭湖水的心逐渐被充斥着浮躁与张扬的社会侵扰,如一颗一颗石子投入湖心,激起一圈又一圈波澜。

……

“爸妈,我回来啦!

回到妈妈房间,木溪一眼便看到了上次回家带给妈妈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着放在角落,吊牌都没撕甚至都落了灰……

“妈,上次那身衣服你穿了吗?”木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啊,那个,穿了穿了,可好看了……”

木溪皱皱眉头,心口像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你骗人!你根本就没有。我都看到了,自从上次我走后你根本动都没动那件衣服

“溪儿,”母亲不知所措,“妈妈真的不是有意那样的你看……”母亲拉开衣柜,衣柜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旗袍,从轻巧精制的夏装到高领长袖的棉衣。

“嗯对,你不缺衣服当初奖学金刚发下来时我就不该心心念着给你买衣服。辛辛苦苦拿到奖学金我不想自己用啊?我只是想让我的妈妈和别的同学的家长一样,而不是现在的格格不入。

“溪儿……”

看看我们家吧什么都是和爷爷奶奶在时一样的陈设,难道就不能改变一下吗?还有,学期快要结束了。凭什么别的同学都可以一起去旅行去游玩,我只能从此告别学校,待在家里学绣?我从小到大难道学的还不够多吗权利追求自由,我不学,我不学……”

“够了!”“啪!”

木尘的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木溪脸上。

两颗泪珠在眼眶里徘徊很久,终于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倒退几步接着转身跑出家门木溪一直跑到蓝溪河畔的石台上才停下。

月光如牛乳般倾泻下来,把蓝溪河照的很亮。木溪蜷缩在石台上。水面平静得没有一丝波纹。

听到了脚步声。母亲跟了过来,轻轻坐在木溪身边。

“溪儿”母亲柔柔的声音如同柔柔的月光。“溪儿,妈妈有话想对你说。”

木溪眼睛望着远处,没有吭声。

“木家的老一辈人有这个规矩,嫁到木家的女子都要穿旗袍。妈妈柜子里的衣服,哪一件不是你奶奶精心绣上的花。妈妈知道溪儿在城市里上学,思想也受到转变,溪儿是念想着妈妈的。可当你真正接触到这个大家庭的某些东西时,思想也会为之所浸染,你会深深地感触到,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责任与使命啊。”

“木家的绣一代一代相传,嫁入木家的女子也都是要学的更何况木家的孩子。传承偏向儿子,但从小到大你爸爸顶着外界的压力,硬是把你一个女儿当成儿子来培养。

“孤单乡女坐绣楼,为人作嫁几时休。抽尽心丝红颜老,世人谁知绣女愁。磨针,运针,调色,配色,哪个不需要花大笔时间来揣摩啊。而今,又有谁肯将时间花费在密密匝匝的针线中呢?溪儿,作为木家的孩子你有这个责任,把这凝结了无数智慧与心血的文化传承下去啊……”

扭头望向母亲。

是啊,母亲,还有奶奶,作为一个中途加入木家的人,尚能如此呕心沥血。她们守着木家的绣,守着它,哪怕青丝变成白发,哪怕光阴爬上眉宇的枝桠。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它消失呢,父母家人对我的期盼我又怎么能辜负呢。

“妈妈,溪儿那时是在赌气啊,我怎么可能不学绣呢?

木溪一把扑到妈妈怀里:“妈妈我学,溪儿好好学,妈妈放心吧以后有溪儿守着呢,有溪儿守着呢……”

有溪儿守着呢……

后记:

  “我愿常年地守望你,熟悉你的潮汐变化,了解你的每一拍波涛。我将尝试着同时去爱你那忧郁沉净的蓝和纯洁明亮的白——甚至风雨之夕的灰浊。”

我自永远守着它,等余生开满鲜花。

守望幸福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张赫瑶

天气出奇地好,微风习习。学校的操场上有许多学生在打篮球、聊天抑或坐在石阶上看书。如此和谐的氛围中,却有一个人正几乎不为人注意地站在操场边的白杨树下。

  那是一个女孩,穿着很普通的衣服,梳着很普通的发型,长相也很普通。与周围人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什么开心的表情。

                        彷徨·蔚然  

我叫蔚然,是一个十五岁的女生。我从小便患有轻度的抑郁症,为此,父母总是非常担心,并为此想了不少办法,但我的病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加重了,家里为此花了不少钱。

  我常常在想:如果病好不了怎么办?如果家里没钱了怎么办?如果我的亲人有一天不见了怎么办?如果……  唉,头脑又很乱了,心里烦躁,好像有一大片乌云压在上面。又要吃药了!

  回到教室,同学们照例象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她们的眼光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里,我只好低着头躲开了。

  咦,桌子上有一封信!

很娟秀的字迹。

                     迟疑·安然 

 班里有一个女生很是与众不同。她叫蔚然,和我一般大的年纪,由于她平时不爱说话,所以常被同学嘲笑,每当此时她也只是咬咬嘴唇。

  其实我觉得她人挺好的,只是同学都不大理睬她。

  我突然很想和她交朋友了。

  直接跟她打招呼?不行,太冒犯了;打电话?不知道号码;写信?哈,就写信吧!

  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蔚然仔细地拆开信:  “你好,我是一个和你一般大的女孩,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想和你交朋友,如果你愿意,就把这封信放在窗台上……”  蔚然迟疑不安地站在那里:怎么办?怎么办?  莫非是班上哪个女孩子的恶作剧?或者是谁把信放错了地方?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毅然地把信放在了窗台上。

  快乐·蔚然  这几天过得好开心。虽然无法太理解“开心”的意思,虽然从小便很难开心起来。但每当看见安然的笑,我也便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她像快乐的天使一般在阳光下飞舞、旋转。

我的病也逐渐有了好转。一切都该会好起来的吧? 

                          开心·安然  

这几天蔚然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看见她开心,我也很高兴。她是那样可爱的女生,不做作,不骄傲,有着天然的纯真,真想永远守护着她。

  可是,我却有一件事瞒着她,该不该告诉她呢?  宁静的夜晚,两个女孩坐在阳台上看星星。

“呶,蔚然,那颗最亮的就是北极星。”  

“唔,是很亮呢。”  

“安然,你为什么会注意到我呢?” 

“嗯……因为,其实你和我……很像。” 

“哦?” 

“没什么,我给你念一段我最喜欢的文章吧----‘我就站在一片麦田里,怎么也望不到边;有许多小孩跑来跑去……’” 

 “这是什么文章?” 

 “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闭上眼想像,那些小孩是多么幸福!” 

 “你说,什么是幸福?” 

 “我们现在就很幸福呀,我们不愁吃,不愁穿,有家人,有朋友,就很幸福了呀!”  

   “那么,我幸福吗?”  “嗯,我会帮助蔚然,一起守望幸福!” 

 

    女孩们咯咯欢笑,空气都被感染得颤动起来。

“哦,对了,有一封信给你,以后再拆好吗?” 

“嗯。”蔚然心里”咯噔”了一下。

                   离别·蔚然  

今天来上课,安然的课桌空着。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安然同学的父母由于工作缘故搬到了外地,今天是安然同学登机离开的日子……”老师的嘴在动。

  我猛地推开门,拼命往外跑,不顾老师惊讶的叫喊,不顾门卫的阻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见到她!

  即便从学校到机场的路并不很远,即便我跑得很快,即便我很想见到她,但当我跑到大厅时,飞机已经起飞了,我喘息着坐在地上,眼泪喷涌而出。

我唯一的朋友,最懂我的人,说过要一起守望幸福的,却为什么要把我独自留下?  大厅的玻璃外,飞机越来越小,直至不见……  忽然,我想起了那件未完成的事,我用颤抖的手掏出信:  

“蔚然:你好.

当你展开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无比的时光,你是微笑的天使,为我带来幸福。其实有件事一直瞒着你---我也是一个忧郁症患者。我也曾对生活失去信心,也曾彷徨过,但我从你的笑容中汲取了力量,你是如此纯真。

  善待自己吧,要知道,带给我们幸福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我仍在和你守望着幸福。

                                                   安然” 

还是那样娟秀的笔迹。

  我合上信,轻轻扬起了嘴角。

学校的操场上,白杨树的叶子依旧“哗哗”地响着,一个女孩站在树下,正倾听着这仿佛麦浪涌动的声音。她记得那个约定,那个守望幸福的约定。然后轻轻地扬起嘴角,边开轻盈的脚步,走进了阳里……  

其实上学没那么困难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  翟佳

     “家里天天出闹心事,你说这咋办啊!”男人默默拿着烟枪,深深的抽了一口。“你看咱妈都上年纪了,还到处乱跑。这次被车撞了后,估计下半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了。况且眼下这钱咱也掏不出啊......要不别让咱家妞妞继续上学了?”男人重重的把烟杆子往地上一磕。“说什么混账话呢!”女人也吓得闭上了嘴,但心里却不停地嘟囔着。

“爸妈,我回来了。”我放下书包,掏出书开始写作业。“妞妞,来帮妈妈把这饭送到医馆。妈妈有事要出去。”我点点头,接过饭就飞奔出去 

两个巨大的物体沉重的撞击声惊醒了我,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坐在地上了。“你没事吧,刚才真对不起。”一双手伸到了我的面前。站起来后我才发现面前是位大哥哥,于是我瞬间羞红了脸,低下了头。“没......事,你不用道歉的。”等我抬起头时,看见大哥哥在对我笑,但是他脸色苍白,身上还穿着和奶奶一样的病服。“你没事就好,那我走了。”他朝我挥挥手。

“奶奶,我给你送饭来了。”“妞妞来了啊,放在这吧。”奶奶从床上坐起身来。(突然她的腿传来了阵阵刺痛)“来,和奶奶说说在学校都学了什么?”“我学了好多好多呢!”“那你在学校开心么?”“开心!”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大哥哥,你也在这啊!”我猛然发现“恩,我今天刚刚搬进来。没想到这么巧啊。”我看见大哥哥床头的“纸飞机”。“哇!这些“纸飞机”好可爱啊。”“谢谢,这是我朋友送我的。”说着这些我看见大哥哥的脸色红润了许多。“妞妞,时候不早了。快点回家吃饭吧。”奶奶催促着。“大哥哥,我走了,再见!我会改天再来看你的。”“再见。”

“要不,上大牛家借点钱吧!眼看着又要交住院费了。”“行,我去试试。”“大牛,在家么?”“在,咋地了?”一个长相憨厚朴实的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大牛!快点去做饭吧。”这时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走了出来。眼看大牛的媳妇就要生了,再来借钱的话男人心里感到不自在,也就没好意思开口。“没...没啥事,你们忙。”

“咋样,借到了么?”男人没有说话,照旧地把烟草装进烟枪里。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吐气。女人陷入了深思。

“大哥哥,这些纸鹤有什么用啊?”“它们能够带着我飞,飞出这儿,把我带回我朋友身边。”“啊!真的么?它那么小?”大哥哥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向窗外看。“对了,大哥哥,我今天在学校学了好多好多东西呢,像“梦想”“愿望”......

“妞妞,你回来了。来,妈妈问你点事。”“啥事啊?”我跑过去。“在学校咋样?”“咋了?我挺好的。”我疑惑道。“没事,就想关心你一下。好了,去写作业吧。”女人的目光四处躲闪。我怀着困惑离开了。

    “真是祸不单行啊,咱妈的病情又恶化了。那医生说可能要做手术,这得要不少的钱啊!你说咋办啊,这?咋办啊?女人心急的在屋里来回走动。“好了!急也没用。”男人把烟筒重重的往墙上一摔。彼此都陷入了沉思。

我回到家,看见爸爸妈妈一起在土炕上坐着,表情凝重。“爸妈!我回来了。”妈妈突然猛地一下抬起头来。“哦......妞妞回来了呀。”“你们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他们相视了一眼。妈妈开口道:“妞妞啊,是这样的,你奶奶的病情恶化了,急需钱,再说了咱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要不咱别上学了。这样家里多少也能省下点钱。哎!妞妞,你别跑——”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我突然发现我好无助啊,没有人可以帮我。      

 “妞妞,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大哥哥,我妈不想让我上学了。你说我怎么办啊!”“妞妞,你先别哭,你先把事情说清楚”......奶奶那么的疼我,又那么的关心我学习。可如果我继续上学的话,那奶奶不就...”“不会的,不要多想。来,给你纸鹤。它带走你的忧愁。”我接了过来,坚定地相信着大哥哥的话。

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大哥哥。他好像水中的泡沫般,那么的绚烂而又短暂。

“妞妞,太好了。你不用休学了,听说有新的村长来我们村任职了,并且还完善了医疗保障呢。你奶奶的病有着落了。”

我看到大哥哥跟在新任村长的后面,他在朝着我笑。顿时,我的心头感觉被填满了。

传承“女排精神”,创未来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牛可人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当雄浑的国歌又一次响彻巴西奥运场馆,当鲜艳的五星红旗又一次缓缓升起于体育馆上空,多少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眼角微微湿润?

 巴西的体育场上竞争激烈,遥远的中国也屏住呼吸,忐忑不安的等待着。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夺冠!这是十二年后的再次胜利,当这个结果公布时,奥运场上沸腾了,神州大地沸腾了,世界沸腾了!这是属于郎平的激动时刻,是属于中国女排的激动时刻,也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激动时刻。我们的女排英雄们,站在领奖台喜极而泣,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不是我个人的历史时刻,这是孩子们的幸福时光,她们多年轻啊……”郎平赛后这样说。

 四年前陷入低谷的中国女排,在郎平教练的带领下重新崛起,在这过程中有多少苦与泪,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但凭借着她们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她们做到了。

 有人说:“在巴西,足球是宗教,而排球才是第一大运动”巴西女排是连续两届奥运会的冠军得主。为了能够在家门口夺冠,她们保留了伦敦奥运会的冠军阵容,其经验与技术之强是各支队伍所无法比拟的。在此前的八年中,中国女排19次面对巴西队,只赢过一场球。这也是一场极大的心理战,排解这巨大的心理压力,也是需要不小的勇气和力量的。

    女排精神到底是什么呢?“女排精神就是一种集体主义精神,在遇到困难时不放弃。我的责任就是把老女排精神传承下去。” 郎平在夺冠的发布会上对记者这样说。是啊,女排精神令人敬佩,令人感动,它也感染着许多人,激励着许多人,鼓舞着许多人。

    中国女排成功了,她们做到了,她们用她们的努力,守望到了女排的又一次辉煌。中国女排的胜利,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人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团结协作、为国争光的良好精神风貌!

    在世界体育史上,中国曾经留下过浓墨重彩的几笔:五连冠的中国女排、中日围棋擂台九连胜的聂卫平、常胜不败的乒乓球……或许还能够算上刘翔十三年前的那惊世一跑。今晚,中国女排仍然告诉大家:我们还在,体育还在,一代代薪火相传的中国女排精神还在,守望着崇高的体育精神和浓烈的爱国激情

    当代中学生,即未来祖国的主人,我们必须传承这种精神,坚持守望,守望着自己小小的梦想,我们坚持走下去,坚持往前进,坚持走向期待中的未知旅行感觉累了的时候抱着我们的真心静静好好地休息我们想去的地方,一定也有人也很想去,我们都别说灰心,都别说放弃,永远听从刻在心中的那个声音,实现自己的梦想,守望祖国更好的未来!

父亲的诗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杨玉洁

我写了一首诗

这首诗叫快乐

打你出生那天起

我便溢于言表的发自内心的

快乐

 

我换上略微僵硬的笑脸逗着你

你也漾出了一朵微笑

我抱着你从村口走到村头

骄傲的迈着大步

毛孔都在宣告着:看,我闺女

 

我写了一首诗

这首诗叫思念

打你出嫁那天起

我便日甚一日的魂不守舍的

思念着

 

给我换了智能手机

却没有你的来电

我穿过喧闹的集市

站在政府新修的大路上

痴痴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我用匆忙的脚步日日劳动

用混浊的双眼凝视天空

我写了几首诗

我想把它念给你听

爱如果成为不变的光芒

我愿用尽一生为你咏唱

大山里的守望者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17班   单子涵

麦田里有稻草人无言的守望,守望那一片丰收的金黄。南海里有战士们坚定的守望,守望那一片无边的辽阔。大山里有她数十年如一日的守望,守望那一片天真的心田。

我们都说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她用爱诠释了守望。

年轻就好比一张闪闪发光的标签,一枚写着青春至上的勋章。彼时的她就是这枚勋章的主人。她扎着最漂亮的麻花辫。她的心里怀揣着为孩子们带去知识的愿望。她想到的是,宽敞的教室里是整齐的桌凳,还有那一张张可爱的笑颜,明亮的眼睛里闪着对知识的渴望。 可是现实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的悲凉。她想离开,在这里,这个破败不堪的泥洋小学里留下估计只有绝望。孩子轻扯的衣袖忽闪忽闪的眼睛分明会说话,那是一双脏兮兮的小手,她依然可以无比清晰地看到那指甲里的泥垢。这双小手轻轻地摧毁了她筑起旳离开的墙。她甘心成为一个“傻子” ,就留在这个困人的狭小天地。

    孩子永远都是最天真的吧,渴望变成天使,有着最纯粹的爱和渴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依是当初二八年华的模样,她的麻花辫还是那么的好看,不是吗?可岁月哪有那么仁慈,岁月的痕迹,早已爬上她的眼角,她一天一天地衰老,女儿一天一天长大,但她更是山里孩子们的妈妈。女儿问:妈妈,你是不是讨厌我女儿的眼中分明闪着泪花, 破碎的星星如一块尖利的碎片,截断了她们间的本就不多的爱下的交流。她无言,回答女儿的是无尽的沉默。“我讨厌你。”望着女儿赌气离开的背影,她想到了,那么更需要父母关爱的孩子们。乡村小学的生活很艰苦,什么都缺,她却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把买来的教具文具再挑到山上去 ,开辟出了一条传播知识的道路。

她的麻花辫怎么可能再藏住白发?三十六年花开花谢,多少人来了又匆匆离去,依然坚持守望,守望这一片求学的渴望。她何尝不想,享尽天伦之乐,但他更愿意把爱意播撒在这青山绿水,让这份爱生根发芽,承载贫瘠山村的绿色希望。在她的眼里,没有差生,只是爱好和特长不同,她循循善诱的教诲像甘泉像雨露,滋润着每一个深山孩子的心田。

她的麻花辫已经花白了眼角的细纹变成了皱纹。但她仍然不忘初心,前行在大山的深处,守望在泥洋小学。在学校,她既是校长老师又是保姆上课教学,下课照应学生玩耍。可她的身体早已不再年轻。家人担心她的身体健康总是说:“你已经过半百了,身体又不好,别的老师都往山外调,而你还往更远的深山里钻。”却乐呵呵地说:“如果人人都向往山外,大山里的孩子,谁来教育,山区教育谁来支撑?”各级领导关心几次,要给工作,但每次都婉言拒绝。因为她的心里的一直惦记着的学生那些深山里的孩子们。可一人一校的工作特别辛苦,她经常累得头晕眼花,血压偏高导致视网膜出血,只有一只眼睛视力正常。不忘初心,勇敢走在这条初心之路上。

36年从支姐姐变成支妈妈,用自己多少年的倾心守望,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在大山的深处,守护自己的初心,守望那一份美好与希望。

你跋涉了许多路,总是围绕大山吃了很多苦,但是孩子们的都是甜。坚守才有希望这是你的信念。三十六年绚烂了两代人的童年花白了你的麻花辫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