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拉乌苏的博客

读书阅报下棋听曲观山水,饮酒品茶摄影看球写杂文

 
 
 

日志

 
 

名著读后感二组  

2017-03-20 11:43:15|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之黛玉之悲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   高茹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题记

读红楼梦,最使人动情,使人悲叹的角色,就是林黛玉了。

林黛玉,我真想为你的命运感叹。不是“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感叹,也不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感叹,而是“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悲叹。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你就这样出现在大家面前,不知当你看到那个风流倜傥的少年时,你是否想到过自己会和他纠缠一世?命盘纵横,斗转星移,人生按照轨迹慢慢行走可总会有交叉。“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是啊,早已见过,只不过现在忘了。可就这一面成为你悲的开端。

绿树掩映下,蝉声更加响亮午后的天气令人昏昏欲睡。珠帘被卷,进去了一位公子哥。不一会儿嬉戏声便从房中传了出来。喜悦和哀伤盈满了我的心。黛玉,你尽情地笑吧,因为只有在宝玉这里你才能开心地,无拘无束地笑,也只有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人情世故,不用烦恼千思万绪。等到了人前,你又变成了那个大家闺秀,变成了那个知书达理,谨慎小心的林黛玉。但我觉得你一定是不想这样的。十三四岁的少女本该是天真烂漫的,可身处贾府这样大家庭中,却不得不“步步留心,时时在意”,黛玉,我为你感到悲哀。

紧闭的大门旁,是谁在默默垂泪?黛玉,你为何而哭?是在叹自己寄人篱下,受了委屈?“这一定是是宝玉恼我要告他的缘故,你也不打听打听,就恼我到这步田地。你今儿不叫我进来,难道明儿就不见面了?”唉,终究还是为了宝玉而哭啊。“美人卷珠帘,深坐蹙额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恋人的心就像玻璃一样,纯洁而又易碎。唉,黛玉,“早知如此耽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但既然是“何如”,就已不可能了,只能是“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黛玉,你可曾想等到自己闭月羞花之貌不再时,等到自己如黄花残败时,会有谁陪在自己身边?你葬花,埋葬的一同有自己的眼泪是觉得自己如花一般开尽落地无人管,还是觉得花开太短,红颜易逝?“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自己岂不正像这些花儿一样,只会是“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每读至此,我都会泪眼朦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黛玉所吟,恰到我心。

苍白的氛围,凄凉的味道。外面锣鼓喧天,是宝玉要娶亲了吧。可为何新娘不是黛玉?宝玉啊,你难道忘了你曾说过的海誓山盟了吗?沧海变为桑田还需万年,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弃了黛玉?黛玉啊,你曾说过宝玉是你的“天魔星”,没想到当时你的随口一说竟也成了真的。你和宝玉纠缠至死,最终也因他而死。你最后说的那句“宝玉,你好——”,是不舍的嘱托,还是留恋的愤恨,我永远也不知道。

    “开口不谈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红楼梦,是一场永不谢幕的梦。

                                                       红·缘

                                      ——读《红楼梦》有感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  张文强

     何与君知:潇湘梦啼泪长流,红缘肠断且多情,更那堪凄然相向?

    薄纱掩面白娉婷,沁竹叶朦胧。她,一袭白衣青衫,行似处处弱柳扶风,步惊却如梨花带雨,飘飘兮欲仙。她,独倚红楼,推开虚掩的小轩窗,聆听风吹雨打萍的声声哀鸣。可叹哉。可叹哉。莫不是宝玉那薄命郎怎堪稀发妆?阵阵相思曲,夜夜追魂歌,凄凄哀怜。望断南飞雁的哀愁,杜鹃啼血的凄楚。你的清泪两行,已不知流尽了多少日月年华。昔日的绛珠仙子,只为了一段尘缘未了,还了一声泪长流,终作一场梦罢了。深暗的潇湘馆,你轻纱掩面,独自聆听风雨穿林打叶声,双鬓含泪,你在怨恨,怨恨寄人篱下的苦楚。劝女莫待闺中郎,自古男儿本多情。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你用孱弱的身躯,扛起一顶花锄,落红不是无情物,又怎能葬花惊世俗?唯独你,才会怜惜花落流水,恐世俗沾染红缘花瓣。你声声哀怨,阵阵痛惜,化为‘‘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的南柯一梦。似乎梦醒时分,也只当举樽长饮醉欢心,孤苦伶仃自一人。你的桃红掩面,悲泣了一首红颜薄命的断肠曲。

    可是,浮世年华,终究是弹指一挥间。尔来问询薛宝钗与他成亲的消息后,你焚烧诗稿,将潇湘妃子怡红郎的爱情斩断,你的弱柳之躯,不堪重负,终究是倒下了。你明明知道,这已是注定的天命,可是你仍旧孤注一掷,誓要还尽人生的相思泪,以报答昔年的灌溉之恩。一声霹雳雷动,香消玉殒红楼梦,一缕香魂追旅思。

     一世繁华,一世多情,与君三生,借我三世之情,且当一场梦罢了。再回首。已是少年时,元迎探惜(原应叹息)也正应了天命,豆蔻年华也成了一位女子的殉葬品。贾政,贾琏,也得到了惩戒。满目凄然,漫卷诗书铸就了一幅兴旺衰败的图画。诗文中早已点明:宝玉梦游太虚仙境,金陵十二钗的命运也早已成了天命。无论是笑里藏刀的王熙凤,还是遁隐空门的妙玉,都难逃封建礼教的摧残,繁华一世的贾府,也衰败不堪,再没有探春惜春的欢声笑语,海棠诗社也成了历史。莫不是那闲散逸乐的贾琏,怎可落得如此下场?望其一生,漫卷诗书,也不过,荒唐千言,留有辛酸。

    掩起诗书,暮然回首,仍叫人叹息。一曲红楼惹名留,尘缘未了苦多情。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昔时之梦,可还记否?儿时的荒唐言语,懵懂无知,宛如琴弦,弹拨时光如流水,湮没了多少人的梦想,一时苦苦追寻,白发苍颜时,忆起一段往事,也是一场红缘未了。

浮沉年华,自作似一场梦。纵使是梦,也有美好时光,为了梦想而奋斗,待君忆起往事,也终不会后悔。一切都化作前世云烟。

追月亮的人

                                         ——《月亮与六便士》读后感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 李雨涵

阻挡我的人:

    不要试图阻挡我了,我不想和你闹得太僵。

    你阻挡我,可是,我想要问你,你是否曾为太阳疯狂?你是否曾在暴雨中游荡?你是否愿意只身奔赴远方?你是否仍在寻找故乡?

    那是我的梦想,我在寻找的殿堂。

    我知道你会笑我,你说:“你还正是在做梦的年纪。”是的,你称之为梦,因为梦想这东西是完全有悖于常理的,它让人离经叛道,让人打碎伦理纲常。可是真可惜,你阻挡不了我。梦想是潜伏在我血液里的猛兽,它醒来了,于是我别无选择。它发出低低的怒吼——它的肌肉健壮有力,它的趾爪锋利如刀,喘息粗重,它狂奔而来,把我撕的粉碎。我别无选择。现在,它用最原始的野性主导我。

你知道那种感觉么?我想你理解不了。就如同没人能理解为什么,虔诚的信徒磕长头匍匐在山路,只为一抬头的觐见。就如同没人理解为什么,穿越了重重山河穷尽所有地跋涉,只为未知的故乡。就像掉进了水里——你试过的吧,我记得。如果我掉进水里,那我会不会游泳并不重要,重点是我得挣扎出来,要么就被淹死,就是这样。

所以,我不苛求你的理解,但不要阻挡我了。反正这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挡一个人求生。

停了。别给我说什么平淡安稳,“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

你知道么?我讨厌那种一成不变的生活。那就像那盏鹤顶红,会用温柔一点点销蚀掉我的骨骼。私奔的少女不会停留在家里,真正的勇士不会沉睡在被窝。

我知道你会告诉我:“你还小,还没有在风浪里挣扎过。”

是的,我知道未来是充满了危险的。但是你看,王子能为了公主披荆斩棘,唐僧能为了佛经度过九九八十一难,亲爱的,我怎么就追不上我的梦想了呢?我但求我的生活具有变化——这也正是我梦想的意义所在,我但求生活不是一潭死水。并且,为此,你要相信,我已做好准备,准备好,哪怕一个人,穿越层叠的黑森林和深暗的无人谷,哪怕在雪白流水中潮湿的岩石上舞蹈,哪怕在悬崖峭壁间抓住荆棘前行。

你知道么,我愿意,不怕。

不要嘲笑我了,我知道,我的手指尚且稚嫩,我的眼睛也还干净单纯。我或许无法成功,是的,无法。

那又何妨呢?只要我走了不就好呢?与其被悔恨的魔鬼终日困扰,我宁可去战场厮杀,我宁可流血,也宁可受伤!至少最后,当我满身伤痕的站在你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也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所以,不要阻挡我了,不需要的。我将踏风而去,一身无畏,一身永往。

                                               

                                                追月亮的人

                                                太阳年辰月

三体3:广袤的宇宙 复杂的人性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     王梦

   轻轻的合上《三体3》,缓缓走出,天已黑透,深黑的,浓蓝的,天幕。闪烁的,萤火似的,星光,似乎与以前有所不同,天地仿佛无限的延伸了,眼前的星光旋转化成了宇宙的图景,我只是一粒小小的,肉眼看不见的微粒,随着呼吸,沉沉浮浮,不受控制。

我想,宇宙的深处,是否有三体人的存在?我想,宇宙的深处,是否存在着云天明送给程心的星星? 面对宇宙的广袤,个人的琐事显得如此渺小,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困难,才更应云淡风轻。

在看《三体3》时,我厌恶着程心,第一次厌恶,是她以拯救世界的名义让云天明捐出他的脑子;第二次厌恶,是她做出第一次抉择,放弃了自己的责任,第三次厌恶,是她间接堵住了地球文明的唯一一条生路。整个太阳系壮丽地毁灭,更让我把满腔怒气对准了程心。我认为,正式她的软弱,她的无作为才导致了这样的结局,而她,却活了下来,好好的活了下来,我心中难免愤愤不平,做错事的人得不惩罚,代价却是让别人承担,这一切,未免不公。

有些错误,只是无足轻重,所以你根本不去注意,而有些错误,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严重后果,你会永远背负着无法宽恕的罪责。 但是现在,对程心的厌恶也缥缈于无了,人类毁灭的根源,并不是因为程心,而是人们的自私,明明想要寻找存活的路,却严令禁止个别人造飞船逃离,宁愿一起下地狱,也绝不让个别人得到生存,不知情间就把唯一的生路给堵死;明明只是取得了些微进步,就沾沾自喜。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所以,我们并没有权利去谴责程心,如果站在她的位置上我们不能保证做的比她更好。我们并不能救世主的名义来要程心,毕竟,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天地又开始了旋转,当我再次回过神,我依然站在家中那个小小的院子里,头顶的繁星,忽明忽暗地闪着……

                 《四十一国》读后感   

河南宏力学校高一·十七班——段景玲

  前言:莫言的作品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构建了独特的主观世界,带有明显的“先锋色彩”。因此,莫言被称为“寻根作家”。20121019时,莫言因其“用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和现代融为一体。”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四十一国》作品题目是全文的线索。单从第一章第十六节“我和大和尚”来展开为对这部作品的感想吧!

莫言的作品常用“魔幻”二字形容,其实我所认为的魔幻是看不懂。读第一遍的时候我不明白他想说什么。第二遍的时候读后感不知从何处下笔。读第三遍了,稍微有一点感受。小说以第一人称展开描述,表达出来的感受是乡愁。在人性的丑恶与社会的狡诈上,莫言做出十分精确的描写。

“我”正向大和尚拜师时,却天下大雨,不知何时屋檐下来了两只狐狸,一公一母,母狐狸即将分娩。院下的大树里也藏有两只同样情况的猫。此时,一个女人走进了这座肉神庙,这女子像极了“野骡子姑姑”,全身湿透,“我”产生了怀疑:难道她真的是野骡子姑姑吗?如果她真的是野骡子姑姑,她的容貌十年来没有变化?这不太可能,因此,她不会是野骡子姑姑。但如果她真的不是野骡子姑姑,为什么我会对她产生这样的依赖之情呢?也许,它是野骡子姑姑的幽灵?这段内心活动为作品增添了“魔幻色彩”。那女子换上了大褂,里面光着身子。让“我”产生了幻想:如果她要带我远走高飞,就像野骡子姑姑当年带我父亲远走高飞那样,我会拒绝吗?

说真话,从这段文字里我读出了主人公的父亲当年与野骡子   私奔时纠结的心理。莫言写的小说并不像《红楼梦》凄美的爱情那样易懂。莫言笔下的爱情显然并不是那么纯洁,这其间总会夹杂点什么其他的东西——人的欲望。

她对“我”招招手,再次开口说话:孩子,别说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的眼睛无法从她身上移开。“我”看着她慢吞吞的,仿佛表演似的,慢吞吞的解开了那件大褂上的铜扣子,然后,扯着大褂的两襟,猛然的伸直了胳膊,宛如一只鸵鸟,展开了双翼,让我看到了在那件朴素而陈腐的大褂下的华丽肉体。这正是莫言笔下的神奇之处,充满着神奇,似乎一切都是虚幻。“我”问:你是野骡子姑姑吗?她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一切都那么难以令人置信,此时,我的心情复杂。莫言写的人物向来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份怀乡,一份怨乡,从一个人物的角度便可以勾勒出。主人公思念的野骡子姑姑,我认为就是作者的一份怀念。

一个故事开启了一扇大门,一个小人物引领了一本书的基调。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