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拉乌苏的博客

读书阅报下棋听曲观山水,饮酒品茶摄影看球写杂文

 
 
 

日志

 
 

姜雨梦:出塞  

2014-04-09 16:39:38|  分类: 学生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

岂能将玉貌,便拟净胡尘。地下千年骨,谁为辅佐臣。

——唐·戎昱

【壹】

我叫细君,刘细君。

元狩二年,我的父亲江都王刘建被告发谋反的时候,我尚未足月。母亲命奶娘和侍卫将我匆送出王府后饮鸩自杀,而襁褓遮住了我的双眼,看不见江都王府一夜灯火通明,看不见那片被鲜血浸染的土体,看不见父母族人,阖府上下三百余人无一幸免。

【贰】

我在江南的乡下隐姓埋名生活了六年,在这六年里,我听奶娘不厌其烦地哭诉那年的江都王府有多惨,她的王爷王妃是怎样的冤枉,而当今的皇帝又是如何的残暴不仁。

我只是静静地听着,不愿答话,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妇人之见吧。成王败寇,要知道,这世间的黑白是非,不过全凭史官的一张嘴罢了,又有几分真假呢?我不想去探求什么,质问什么,他们叫我王娆,我便是王娆了。我不想去做什么,也不了什么。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王娆不过是西子湖畔的一介布衣之女,又能怎样呢?我所求的,不过是现世安稳罢了。

【叁】

可惜命运不愿意。

当侍女一脸惶恐地走过来说门外有贵人来访时,直觉这样对我说。

广陵王刘胥,我的叔父。奶娘看到他时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喜得还是吓得,喃喃自语了一阵后竟晕了过去。对此,我再次怀疑母亲当年将我托付与她到底是不是明智的。我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了,于是拜了一揖,道“劳烦叔父命人将奶娘好好安置,细君愿随叔父回长安。”

从今天起,这世间就再也没有王娆了,有的只是罪臣之女刘细君。

【肆】

我在长安宫中住了九年,九年里我几乎没有出过住所半步,真到及笄那天皇上召我去未央宫。

我跪在殿上,看着这个大汉王朝最尊贵的男人,这个威震四海,天下朝拜的男人,刘彻。

在他审视的目光下,我低下头,心中因紧张而发怵,我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着我,我不知道。只听到“朕欲封你为江都公主,以和乌孙,共制匈奴”

以和乌孙,共制匈奴!

除了跪谢天恩浩荡,我又能怎样呢?这是他的天下。

我回到住所,看到不知从何处涌来的人群向我道喜,听见从南方带来的侍女小声地哭,一时百感交集。

 

汉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以妻焉,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侍卫御数百人,赠送其盛,乌孙昆莫以为右夫人。

——汉书·西域传

【终】

后来,我华服盛装,登上车辇,驶向远方,心中平静如一潭湖水,不起波澜。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当我途径灵璧的时候,还会哀伤,哀伤今生再也回不去的江南,哀伤将在漠北了却的残生,哀伤梦中的杏花春雨,板桥秋霜?

南国的儿女啊,请为我再唱一首采莲曲,让那渔舟随着水流,流进我不眠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